台北玖樓,遇見四月香港

April 12, 2016

上週末,玖樓很榮幸受Goodlab好單位邀請前往香港分享經驗。第一次認識GoodLab是在2012年的香港社企高峰會,識得co-working space在香港推行的成果,我們才知道,一個空間的活力從來不是因為多高級的硬體裝修,而是活在空間裡面的人們所激盪出的花火。對當時社會企業概念剛萌芽的台灣,這些經驗領著我們開始步上space sharing的道路,思索、試驗共生公寓的各種雛形。

 

港台當今同樣面對複雜的居住議題,雖然香港的租屋制度比台灣健全,住房的供需情況卻比台北要來得嚴峻。許多香港朋友感嘆「玖樓在台北的經驗像是1到100,但香港更像是從0到1的階段」。的確,在公屋、舊唐樓(無電梯舊公寓)的單位裡被無限切割成劏房(類似膠囊的隔間套房)、籠屋還是能窩囊地滿租的香港,同樣的租金在台北能住到一間能讓情侶同居、有衣櫃能轉身的雅房,真的是幸福的。

 

但令人開心的是,share house、co-housing、co-living的概念在香港受到不少的迴響,而且不只是青年世代,有一些退休的長輩、中生代的前輩也很關心這個問題,例如社會企業「要有光」也是以共居的模式,提供住房給香港的單親媽媽,培力她們重拾家庭經濟的可能。

 

 

推動社會創新從來不是簡單的,每個地方因為發展的背景和脈絡都有不同的難題要克服;不是想辦法創新突破困境,就是要想法子繞過去。在以炒作房地產為依歸的華人社會裡,我們都知道居住正義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,唯有在結構中找到縫隙鑽進去,解構原有的單一模式;對玖樓而言,不敢說是為居住議題提出了什麼解決方案,充其量就是為都市生活的困境,提出一種替代的(alternative)選擇方式而努力。

 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【臺灣】竹圍工作室 用藝術守護環境

November 21, 2017

1/2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